您当前的位置: > 学术研讨 >

上海交大校长张杰:构建现代大学治理体系

作者:上海市管理科学学会 来源:上海市管理科学学会 发布日期:2018-04-15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高校学习贯彻落实四中全会精神,须将法治理念贯穿大学管理和教育的全过程,牢固树立依法办学理念、构建完善大学内部治理结构、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入推进高等教育改革发展。就这一问题,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张杰在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中国高等教育》上,发表题为《推进以人为本的制度激励》的文章,谈如何构建现代大学治理体系。

全文如下: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聚焦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对于依法治校与大学治理具有现实指导意义和深远的历史影响。依法治校与大学治理是依法治国和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对高等教育领域的具体要求。大学作为特殊的社会组织和学术共同体,以学术创新为价值导向,体现为一个高智商、多元化、长时序的复杂组织系统。从本质上讲,大学必须形成持续激发师生创新活力的环境和文化,以满足国家创新发展和人类美好生活的需要。大学一定要依托系统化的制度设计,以保障创新所必需的独立思考、学术自由和自律。为此,基于制度激励的大学治理,成为中国大学建设世界一流的道路选择。

上海交大校长张杰:构建现代大学治理体系

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张杰(资料图)

一、大学治理的中心环节是以人为本的制度激励

大学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组织和学术共同体,具有自身独特的地位分工、价值活动和行为规范。大学是创新人才最密集、创新活力最旺盛、创新创意最丰富的不竭源泉。在创新驱动转型发展时期,大学理应担当起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支撑和推动创新实践。然而,大学能否真正做到向社会源源不断地输出创新动力,取决于其是否具有学术水准的导向、关注需求的自觉、鼓励创新的机制和持续创新的能力,取决于造就创新性人才这一立学之本,其中尤以激励人才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制度环境为要。以人为本的制度激励,顺应人才成长的客观规律,合乎法治精神特别是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以及方法论层面解决问题的系统性、周延性和可靠性。正因为如此,以人为本的制度激励,成为大学治理的中心环节。

制度激励是一种内生动力机制,通过规则、制度、文化实现对组织成员的方向引导、动机激发与行为强化,持续调动人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它强调以人为本的制度设计,突出其法规权威和激励功能,一方面高度重视制度自身的草根基础、吐故纳新、自我完善和新陈代谢,一方面从根本上持续激发大学师生员工这一创新主体开展创新活动的内生动力,实现制度功能的边际效应最大化。因此,制度激励是一个动态过程,是制度创新的本质要求,是大学综合改革的根本动力机制。

制度激励的核心理念是依法治理,强调维护制度的法权地位,通过制度设计和文化建立打开所有人的梦想空间,为所有人提供追求梦想的保障。其本质要求是以人为本,注重实现事业繁荣与主体发展的统一,增强主体对制度的认同感、融和度和支撑力。其关键环节是在“摸石头过河”的经验基础上加强理念的顶层设计,突出制度的科学性、有效性和主体自觉性,以及制度落地的整体性、系统性、全面性和持续性。其根本途径是构建现代大学制度体系,推动大学治理模式转型,真正落实依法治校。其目标追求是形成良好的制度文化生态,强调人与制度的良性互动,进而形成以大学章程为基础,以制度激励为主线,以大学治理能力建设为基本内容的制度文化生态,激发教师的尊严感、学生的自豪感和全体员工的成就感。

二、中国大学亟需制度激励的治理模式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高等教育快速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然而由于起步晚、底子薄、基础差,办学水平与世界一流大学仍存在相当大的差距,尤其是尚未满足中国经济社会创新型发展的迫切要求。我们目前正面临转型发展的机遇窗口。能否成功实现转型,关键在于能否将发展驱动力由资源型粗放投入顺利转向创新型要素集约投入。“引领创新”已经成为21世纪中国大学的历史使命。中国大学要成为未来发展的创新引擎和动力源泉,必须在治理模式上实现深刻变革。破解当前难题的中心环节,在于通过以人为本的制度激励,不断提升中国大学的治理水平,逐步探索并建立现代大学依法治理的制度体系。

从政府与大学的关系来看,中国大学的宏观治理结构有待进一步优化。政府应当充分尊重高等教育的发展规律,充分尊重大学的办学自主权,主动克服“父爱式”家长作风,切实减少过多的行政干预。政府对大学的依法管理,应当基于法治思维,强调信任授权,强化自律机制和社会监督,通过制度激励所形成的目标管理、政策约束和内生驱动来实现。基于法治思维和制度激励的政府治理模式的变革,是实现中国大学治理体系变革的根本性制约环节。当前,国家教育部正在推动“两校一市”综合改革试点之外,正在受理上海交通大学等部分高校的综合改革备案,朝着这一方向迈出了重要一步。此举将有利于充分释放并有效激发大学主体的内生活力和创造力,显著提升政府依法行政的治理水平。

从大学内部治理结构看,与时代发展相适应的现代大学制度体系还没有完全建立。问题突出表现在部分领域或环节的制度缺失、制度滞后、制度失灵、制度多变等。这些问题是在中国高等教育快速发展中逐渐暴露出来的,是发展中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在于制度激励,不断提升大学内部依法治理的科学性和有效性,让制度充满正面双向的激励力量,而不是一厢情愿的强制性单向要求;让制度以人为本、声息相通、环环紧扣、相得益彰,而不是龃龉扯皮、摩擦抵消、相互羁绊,甚至背向逆行;让制度既高瞻远瞩又符合实际,充满亲和力、吸引力和凝聚力,而不是冷漠生硬、不近人情、好高骛远,乃至裹足不前。

三、制度激励在中国大学治理中的实践与探索

近年来,以上海交通大学为代表的中国大学深入推进以制度激励为主线的综合改革实践,初步探索出一条既符合中国国情和学校实际,又满足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需要的中国特色的大学治理之路,从而引起了海内外不少大学校长和专家学者的兴趣。近期《Nature》杂志专门约稿,发文介绍交大制度激励的发展理念和改革实践,肯定了制度激励对于大学竞争全球化潮流的引领作用。[1]制度激励的主体对象是广大师生,院系是创新人才成长的实体,创新人才的成长还需要良好的学术创新环境。因此,制度激励的实施主要聚焦在教师、学生、院系和文化氛围四个层面。

1.实施“三步走”人才发展战略,激发教师的创新活力

Copyright © 2002-2018 sh-mss.org 上海市管理科学学会 版权所有 admin@sh-mss.org.com
400-123-456 上海市管理科学学会
知识改变命运,知识创造财富,科技是第一生产力!